【恩典之路】「倒吃甘蔗」的感受─陸達誠神父

 

陸達誠神父 Bosco LU Ta-ch’eng, S.J.

陸達誠神父生活照.JPG

 

領受司鐸聖職50年

1935-07-15  出生於中國上海

1955-05-24  在香港進入耶穌會

1969-06-28  在台灣台北市聖家堂晉鐸

1977-04-22  在台灣台北市聖家堂矢發末願

現屬於神學院團體;在聖博敏神學院

 

小時候,因媽媽的管教,一直想望做神父,而我有兩個舅舅,一個入耶穌會,一個入主徒會,姨母則是進入上海教區的獻堂會;到我這一代,大哥入耶穌會,二、三哥入慈幼會,四哥在小六時也入了慈幼會的備修院,五個男孩,四個修道,我排行第五,我也要去,但爸爸不准。因為爸爸和祖父都是一脈單傳,如今有了五個男孩,通通不結婚而做神父,不留一個為陸家傳宗接代,太說不過去了。孟子講過:「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東漢趙岐解釋說:「不娶無子,絕先祖祀,三不孝也」。身為中國人又信奉天主教,有此難處。後來,爸爸在書櫃中一本《孝經》的封面上題了兩個字「誠閱」,很明顯的,他要他最小的兒子放棄修道,做個孝子賢孫。

 

陸神父2.jpg

 

過了兩年,四哥升高一,離開了備修院,到上海徐匯中學升學。那時我念完初一,就要求父親准許我入慈幼會備修院,爸爸這次答允了。慈幼會的會祖聖鮑思高(1815-1888)是我的主保,年幼時常隨父母去南市「紅房子」[1]作客,也為探訪三個哥哥。每次去都大受歡迎,外國神父、修士喜歡用他們的大手拍我的頭頂,高興地說:「鮑思高,鮑思高!」那時我12歲左右,而鮑思高是在我出生(1935)前幾個月封聖的,還算是位新聖人呢。

 

我在慈幼備修院裏待了一年半,度了一個與世隔絕的隱修生活。上課以外,有神業、運動、唱歌、學樂器、觀賞以外國修士為主要演員的歌劇;沒有電視,不看報紙,牆外改朝換代,我們不聞不問。

 

1949年共產黨軍隊逼近上海,長上把初三以上及所有念神哲學的會士全都遷往香港(其中有未來的樞機陳日君和我的二、三哥)。[2] 我讀初二,因此沒有出國。五月下旬上海「解放」,六月中外祖父去世,我回家住幾天。媽媽叫我不要學四哥放棄聖召出會,但我回修院後不到一個月就決定回家,心中想:「我以後不修道了。」

 

陸神父1.jpg

 

1951年上海徐匯中學校長,耶穌會的張伯達神父因不願做「愛國會」的領導而被捕,三個月後在囹圄中結束生命。以後數年中,上海的神父不是被驅逐出境,就是鋃鐺入獄(包括我的大哥達源、舅舅王方),流放遠地勞改。而就在張伯達神父殉教一週年那天,我得到了天主的召喚。

 

1952年11月11日下午5:30的彌撒,君王堂請來了徐匯修道院小修院院長陳雲棠神父主持彌撒,教友都在一樓,我們聖詠團成員則在二樓,成聖體後,我跟著聖詠團成員下樓領聖體,然後回到二樓跪下謝聖體。這時我忽然失去意識,只覺得自己彷彿身在大海中,整個人不斷被大浪沖捲著,我感到一股強而有力的意念傳入我心中,直覺就知道耶穌在呼喚我,祂要我修道侍奉天主,我的第一個念頭是拒絕,但那股力量繼續沖捲著我,實在是太過強大,我連思考的餘地都沒有就被徹底收服,在心裏回答:「好。」隨即我就清醒過來,本以為我方才應該是昏過去了,誰知醒來後,卻發現我仍然好好地跪在自己的座位上,完全沒有異狀,鄰座的人也依舊低頭祈禱,沒有人知道我剛剛經歷過多麼驚心動魄的體驗。從此,11月11日變成我生命史的高峰,每年那天都會記得這次難忘的事件。[3]

 

入耶穌會修道並不是我經過分辨後的選擇,卻是天主要我修道的,從那年起我開始度一個全新的生命—要做神父。16年後,我終於在台北聖家堂,被羅光總主教祝聖為神父,今年已50年,金慶籌備會邀我寫篇文章,我想說的是:「我的聖召是天主給的,祂安排我出生在這樣的一個教友家庭,在上海教區成長,受慈幼會和耶穌會神父的裁培,最後讓我離開大陸,在香港、台灣、馬尼拉、法國接受培育,終能進入社會為天主的子民工作。這些年間,我經歷了無數不可能的任務,因天主恩寵而轉為可能,一步一腳印、履險如夷地往前走。」晉鐸50年來,天主不斷安排,讓我通過研究、授課、寫作、和牧靈,努力做我當日渴想盼望的福傳使命。

 

陸神父3.jpg

 

在此晉鐸金慶的日子,我特別要提到聖母同我聖召的關係。1954年我的一位同學介紹我看聖蒙福的書《真誠孝愛聖母》,我開始有強烈的孺子對聖母之愛慕,我把自己完全奉獻給她,聖母接受我,也助我更深邃的認識耶穌、事奉祂。

 

陸神父6.jpg

 

最近有一群「老」學生來看我,談及神父獨身的事。其中有一位問我:「六十年代,梵二後,有那麼多修道人還俗,你是怎樣挺過來的?」在我回答之前,有一位朋友從背後發聲說:「因為陸神父到現在還沒有找到一個比聖母更美的對象。」哈哈,妙哉此答。在我的修道路上,因著聖母的助佑,我活得愈來愈快樂,使我愈來愈有「倒吃甘蔗」的感受。

 

----------------------------------------

[1] 此處「紅房子」不是指張愛玲去的那間法國菜館,而是指慈幼會在上海的大本營。

[2] 今年5月筆者在香港探望生病的二哥,也與陳樞機歡聚,席間回憶當年上海聖伯多祿堂本堂神父佘倫(de CHALAIN Maurice,1881-1957),小時候我的媽媽曾請佘神父為一位楊阿姨驅魔,因此她成為外公外婆的乾女兒。

[3] 因張伯達神父殉教而得到耶穌親口召喚的耶穌會士還有朱恩榮神父,那時他已在九龍華仁書院就讀,在教堂念玫瑰經時,有聲音告訴他:「張伯達神父去世了,你要去當神父。」

 


回顧恩典之路系列好文→http://goo.gl/dLxrTH
耶穌會線上捐款/感恩奉獻(照顧高齡會士)→http://goo.gl/caVSY2

 

※ 恩典之路單元由耶穌會資源開發室提供,分享耶穌會士的使命、服務,甚至是需要。還請大家多給我們回饋與支持,也請多多分享!感謝~~

全站熱搜

耶穌會資發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