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之路】不到裡面不知道,其實有多好─施省三神父

 

施省三 Joseph Shih Hsing-San, S.J.

 

 

477498.jpg

 

 

入會 75 年

1926-08-28 生於中國浙江省寧波

1944-08-30 在中國上海徐家匯進入耶穌會

1957-03-18 在菲律賓碧瑤市 (Baguio) 主教座堂領受司鐸聖職

1962-02-02 在義大利羅馬耶穌堂 (Gesú Church) 矢發末願

目前在中國,從事牧靈工作 

 

 

不到裡面不知道,其實有多好

 

神父是家中的長子,十個孩子中排行第四,雙親皆為教友,出生後就接受教會的洗禮儀式。因父親在上海工作,自小學開始就到上海徐家匯區的教會學校就讀,多年來受家庭與堂區的薰陶,又看見學校裡神父與修士們願意為學生,過簡樸生活的捨己精神,18 歲那年自徐匯中學畢業後,決定加入耶穌會。當他與同學討論這個想法時,來自徐州的同學建議他可以去找徐州教區的耶穌會會長談談,談完之後, 徐州會長決定要送他到河北的初學院去培育;但這事輾轉被上海教區的耶穌會會長知道,希望還是能把他留在徐家匯。後來經過一番轉折, 施神父終於在徐家匯入了耶穌會,也在這邊接受培育,直到 23 歲被送到菲律賓的馬尼拉去念哲學為止。

施神父雖然繼續留在上海,但入會的過程還是經過一番波折。在徐匯中學念書時,同學大多從外地來此就讀,都住在學校宿舍內,然而施神父家因為離學校不算太遠,家裡成員也多,經濟上不是那麼寬裕,因此每日通勤上學。學校每天早上 6 點有彌撒,住宿舍的同學們都會參加,然而通勤的施神父,就無法那麼早趕到,只能先在家附近的教堂望彌撒後才去上學;但常常神長們誤會他因懶惰沒來參加彌撒, 要求他下課後留下來反省,如此,回家時間也變晚,到家後,功課常常會來不及作完,這樣的循環讓他開始翹課、逃學,讓神長們對他留下印象不好。後來,當他提出想在徐家匯入耶穌會時,會長神父也毫無考慮地拒絕了,建議他去教區的修院學習,但他不願意, 於是回家去幫父親,也想想下一步要如何;這時候碰巧上海有一位學生要入會,可初學院不能只為一位學生開課,所以就通知他去報到才入了初學院。

477496.jpg

施神父的一生,很多時候都是天主巧妙地安排。就像那時,本來要去河北入初學,雖然沒去成,卻看似撿回一條命,因為那時雖然已是二戰的末期,但仍在戰爭中,河北修院的學生都得一直逃難,很多人都被日本人給殺害,而神父留在上海,反而比較安全;加上之前在學校留下的不好印象,總是讓他有點擔心,會影響與神長之間的關係, 但沒想到後來換了新會長,且正是他常常辦告解、對他認識很深的神師。而在菲律賓念完神學升了神父之後,長上讓他參加一個新的培育計畫,讓他去歐洲作第三年卒試及念書。當時 40 歲不到的施神父,於羅馬額我略大學念完書之後,又因天主巧妙的安排讓他留在學校裡, 傳授教理、作中國宗教與中國哲學等科目的教講。1979 年,不曾念傳播學、自認不會說普通話,甚至連中國字都忘了很多的他,被長上派遣去接掌梵蒂岡電台的華語節目部,他說這若不是天主要的,根本就是不可能,所以一切只能感謝。

477501.jpg

進入耶穌會 60 年以後,施神父再次回到中國,雖然遺憾地無法回到河北,但仍在上海等地方,繼續為中國傳教使命工作;即使困難重重, 施神父不斷地為中國教會發聲,努力為教廷與教會間建立良好的溝通橋樑,教宗曾對中國教會說:「地上和地下要合作。」因為教會是拯救靈魂的地方,不能只為自己著想,要為教友著想,而施神父希望能用他最喜愛的聖經經文來彼此勉勵:「人縱然賺得了全世界,卻賠上了自己的靈魂,為他有什麼益處?或者,人還能拿什麼作為自己靈魂的代價?」—瑪 16:26。最後,神父也想告訴我們,不論是中國教會還是耶穌會,不到裡面不知道,其實有多好!

477506.jpg


回顧恩典之路系列好文http://goo.gl/dLxrTH
耶穌會線上捐款/感恩奉獻(照顧高齡會士)→http://goo.gl/caVSY2

 

恩典之路單元由耶穌會資源開發室提供,分享耶穌會士的使命、服務,甚至是需要。還請大家多給我們回饋與支持,也請多多分享!感謝~~

耶穌會資發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