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若望‧方濟‧雷濟

regis_main.jpg

 ( St. John Francis Regis )
1597 - 1640


                若望‧方濟‧雷濟神父是一位十字軍戰士----他的武器是他那簡單的黑長袍,他所要戰勝的國家是他的祖國。他於 1597 年的一月三十一日生在法國南部的馮古窩爾得 ( Fontcouverte )。他從 1611 年到 1616 年在白吉艾耳 ( Beziers )參加耶穌會學院,在他最後的一年上,他決定要做一位耶穌會士。在 1616 年的十二月七日他進了吐魯斯 ( Toulouse,法國西南部的一個城市 ) 的初學院,當他做完初學後,到卡奧 ( Cahors ) 讀了一年人文學,然後去都爾農 ( Tournon ) 念哲學。在去念神學以前他到勒比 ( Le Puy ) 和歐鶴 ( Auch ) 教受文法。他回到了吐魯斯為了做晉鐸前的最後準備,當他在那兒時有一種可怕的流行病席捲這個城市,因此就把那些修生急著送到鄉間。

照顧病人懇切祈禱
                若望請求把他送去為受流行病感染的病人們服務,但是只有司鐸才能做的工作,而不是讀書修士能擔當的。在神學院的生活條件是很擠,修生們都睡同倉;於是,若望的同室友做證說 : 幾個小時的睡眠後,若望就起床,把夜裏其餘的時間用來做祈禱。就是若望的這種與天主親密結合,準備他來日要做一位大宗徒,的確他後日真成了一位大宗徒。在適當的時機,修生們回到了吐魯斯而若望於 1630 年的五月十九日領受了鐸品。就在那個暑期,流行病又回來了,不過這次不是那麼厲害,比較溫和一些,雷濟神父婉如一位和平天使來到病人們中間,治好他們靈魂也同樣醫治他們的肉身。在這種傳教工作中,他的同伴受到了感染而去世了,但是由於天主的無限上智的照顧,雷濟神父得以倖免。

挨家挨戶的傳教士
                當他受完耶穌會的陶成以後,第一項所指派的任務是在帕米艾耳 ( Pamiers )教書,並在星期日他夥同同會會士們參加教區內各種不同的宗徒事業。他證實他自己是一位相當出色的傳教士,因此,於 1634 年派他去蒙皮立 ( Montpellier ),協助當地主教,找回那教區內的教友們,重新實踐他們的信仰。在他八年挨家挨戶的徒步傳教工作中,從他的行動中並看不出有甚麼特別的做為,可是其結果確實是驚人的。當時法國仍然受著宗教戰爭的痛苦後果----在法國喀爾文教徒與天主教教友之間的內戰。由於在法國南部可說是大部分是在雨格諾教徒 ( Huguenot,十六、十七世紀間的法國新教徒 ) 的控制之下,在那地區的天主教的教友們被迫放棄了他們的信仰。他們的聖堂全被毀壞而所有司鐸們都被殺戮。現在全國又恢復了平靜,這就是那位挨家挨戶傳教士工作的效果 : 在那兒重新燃起那曾經在這裏燃起過的信德火光。

聽告解行聖事
                 在蒙皮立教區工作了兩年後,雷濟神父在 1634 年應主教邀請起程赴威威艾耳 ( Viviers );就在那兒耗盡了他的餘生,他從這城到那城,在這個教區後又到另一個教區,爬過一山又一山的為那些急切、久已等待的人們帶去天主的喜訊。不論是城市還是鄉村,若望想辦法多待上幾天。他的道理是簡單的而又是不加修飾的,但是那些純樸的道理確實是從一顆與天主密切結合的心中流露出來的。除了講道理之外,他還要聽告解,舉行彌撒聖祭,和給兒童講解教理。他安慰那些心煩意亂的人們,探訪獄中的受刑人,為那些窮苦的人們收集衣服和食物,還為那些娼妓設立收容所以便使她們重新做人。

                在 1640 年的十二月中的某一天,他有一種預感他不久就要去世。他停止了一切傳教活動蒙勒卡 ( Montregard ) 而急速趕往他的總會院勒比。到了那兒,他給一位同會弟兄說 : 「我已經中斷了我的一切傳教工作為了好好準備我的死亡,」他繼續說他要用三天的時間做個小避靜然後辦一次總告解,因為這是他一生中最後的一次。當他做完他的三天祈禱,有人請他在這兒多待幾天;但他回答說「主人並不願意如此啊。」跟他的夥伴,畢都 ( Bideau ) 修士在十二月十七日一齊離別了勒比,就在這同一天抵達了蒙勒卡,而繼續他所中斷的傳教工作。

為主服務至死不渝
                他們兩位耶穌會士在十二月二十三日離開了勒比,去了拉露外 ( La Louvesc ),這是下一個傳教活動的地點,那天夜裏就要開始。在路上,下起大雪來;而且將要天黑,他們迷路了,而在樹林裏轉了好幾個小時。所幸他們發覺到一間破碎的小木屋,得使他們暫且避避刺骨的寒冷。第二天早晨,聖誕前夕,他們開始走向拉露外。當他們趕到這個鄉村時,他們很驚訝地看到竟有許多人從前天晚上就等在那裏。雷濟神父不吃也不休息立時登上講道台講起道理來;然後去聽神功,以後舉行彌撒聖祭。他又回到神功架子等在那裏,一直到他必須停止為能舉行子夜彌撒。聖誕節日當天他花在神功架子內,十二月二十六日也是留在神功架子裏。直到二十六日的下午兩點他才有時間舉行另外一台彌撒。彌撒後,他不能回到神功架了,因為教友太多把聖堂擠個水洩不通;他只得在聖體間聽告解。

                在雷濟神父所坐的椅子上方有一扇破了的窗戶,而那個冰冷十二月的涼風直吹著他。下午較晚些時候,正在聽告解中,他倒下去了,必須把他抬到本堂神父的房間。當他重新獲得意識後,還有人一定要跟著他辦告解,就連他還是躺在床上時也是一樣。當他第二次昏迷時,顯然這不只是虛弱所招致的。請了醫生來看過後肯定是感染急性肺炎,而醫生是束手無策的。雷濟神父托延到三十一日,在他手中常常握著他的苦像祈禱著。當這一天快要過去時,半夜以前不久,他睜開眼睛,他的臉上略帶點兒微笑跟陪著他的畢都修士說,「修士,我看到我們的主和聖母為我打開了天堂大門。」然後他默默地說,「主啊,我把我的靈魂托付於您手中。」就這樣回了到天主的懷抱。

                在一月二日把若望‧方濟‧雷濟神父葬在拉露外的聖堂內,就是他最後傳教的場地。在 1716 年的五月二十四日,教宗克里門特 ( Clement ) 第十一世將他列入真福品,而於 1737 年的六月十六日,教宗克里門特第十二世將他列入聖品。他的慶日是在七月二日。


集禱經
請大家祈禱 :
天主 ! 您曾派遣聖善的司鐸,聖若望‧方濟‧雷濟
走遍城市鄉鎮,宣佈和平佳音,
求您今日也召喚眾多工人,參與您聖子的救世工作。
祂和您及聖神,是唯一天主永生永王。 阿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耶穌會資發室 的頭像
耶穌會資發室

恩典之路

耶穌會資發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